大方向中文
会员书架
首页 > 校园小说 > 你究竟有几个好哥哥(兄弟骨科) > 十二、崩溃大哭(依然是剧情)

十二、崩溃大哭(依然是剧情)(1 / 2)
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好书推荐: 置莲怀袖中 君临天下臣临君 我与雨 重生后我被宿敌们包围了gl(np高h全神经病) 暴力双性壮壮宝贝 菩萨心肠 快穿之被艹的日子(总受,np) 【魔戒/指环王】怀孕 最终幻想7乙女(all原女)身为怪物如何刷羁绊值 共赴温柔

这件事无需如墨告诉明鸿麟。

事情的全过程已经写成文字呈到了明鸿麟的书案上。上面将当时现场都有谁、干了什么、说了什么话、表情如何都清清楚楚地一一记录了。

太阳西斜,天已经暗了下来。府里各处开始点灯。

世子殿下的书房里,寂静无声,阴沉的光笼罩了这里,看不清周围的事物。只有男人桌上点着一盏飘忽不定的烛灯,暗淡的光印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,影子在身后扭曲地摇晃。

死侍跪在下面,冷汗几乎将他打湿,呼吸放到极缓,生怕引起男人的注意。虽然他不怕死,但能不死还是活着比较好。

宽大书案后,男人修长的手指翻动着。纸张摩擦的声音在这里异常清晰。

无声无息的巨大压力飞速蔓延,死侍端正跪着,额头汗水密布。

半响,看了半天的男人终于从阴暗处抬头。火光照应着他俊美无铸的脸,投落的阴影却如恶鬼般煞人。

他扬了扬嘴角,温声问:“怎么不点灯?”

死侍闭眼,额头重重磕在地上,“属下该死。”

明鸿麟放下手中的书卷,慢条斯理地捏了捏自己食指的骨节,垂眼瞥了一眼死侍,轻笑道:

“确实该死。”

尽管他是笑着的,脸上表情堪称温和,但房间里喷涌翻滚的杀意却像是凶残无比的猛兽大张的血口。尖锐无比的利齿顷刻间便能将人的头颅刺穿。

死侍心脏沉到谷底,他掏出匕首,双手呈上。

“求主上开恩。”

所求的,不是放过他,而是让他自己结束自己,或者,希望明鸿麟下手的时候不要剔骨断筋的戏弄,能直接一刀毙命给个痛快。

明鸿麟又在笑,笑声轻缓,像个性情温和的邻家公子,“这是在做什么?该死的又不是你,这把匕首应该去把谢渊的皮剥开,肉砍断,把他的五脏六腑搅碎,再把筋挑出来,勒住他的脖子挂在树上。”

“哦,还要把他的舌头眼睛都掏出来,和着搅碎的脏腑灌进他的嘴里。”他不急不缓地补充道。

死侍冷汗直流,呈着匕首的手臂僵硬无比。

明鸿麟叹了一口气,觉得不妥,“这样还是太便宜他了。我得再想想其他法子,这样轻易地让他死了,疏疏该怪我了。”

按了按额角,明鸿麟撑着下巴看摇曳的烛火,神色淡淡。

“让人把灯点上,这么暗疏疏不喜欢。”

死侍逃命似地去了。

明鸿麟望着晃动的黑色灯芯,心里暴涨的浓重杀意侵蚀理智,粘稠又冰凉的念头浮上来。明鸿麟想要见血,不管是谁的,他只想见到鲜红血液喷发的瞬间。那瞬间多么美丽,只逊色于明摇芳,是他在这个世界上难得喜欢的东西。

在明摇芳死后的多年里,他靠着放那些欺辱过幼弟的人的血勉强活了下去。可一到晚上,万懒俱静。明鸿麟却看见周围无数个疏疏在他眼前,或笑或哭,或年幼或迟暮,是许许多多他没见过的疏疏的样子,在疏疏死后,明鸿麟却能在每个晚上瞧见。

明鸿麟扯起嘴角,盯着火光痴痴发笑。

以前见过的都是假的,现在不是。疏疏鲜活生动地在他面前,软软地叫他大哥。他会一直陪着疏疏,直到他埋入黄土的那天,一直陪着。

谁也不能阻挡,任何碍眼的东西,不管是人还是物,他都会亲自动手除去

谢渊

明鸿麟默念着,本来没想让你这么早死的,但你偏偏自己撞上来,还要给疏疏找不痛快。

那就怪不得我了。

书房内点上了灯,明鸿麟坐在亮堂的灯火里,嘴角微勾,面容和缓,恰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。

死侍已经习惯了主子面善心黑的样子,眼皮都不掀,垂着头禀告:“殿下,摇芳少爷回来了。刚在前院下了车,准备回点翠院去了。”

明鸿麟纸糊一样的表情此时真正和悦起来,眼中笑意分明。

“走,去接我的幼弟。”

明摇芳情绪低落,一路上不管如墨怎么逗,嘴角都耷拉着,失魂落魄的模样,糖一般的眼睛都暗淡了,虽然依旧好看得让人心颤,但也着实让人心疼。

如墨小心观察着他的表情,猜测道,“小少爷是因为被夫子留堂所以不高兴吗?”

明摇芳摇头。

“那是因为和那该死的谢渊成了同桌?”

还是摇头。

如墨急了,在一旁跳脚大骂,“这些不长眼的东西,每天寻我们少爷的晦气!”

明鸿麟武功深厚,耳聪目明,隔着老远就听见他的声音,脚步顿了顿。

这个如墨虽然很满意他对疏疏的忠心,但实在不该如此吸引自己幺弟的目光。

——太过了。

明摇芳慢慢走着,耳边是谢渊讥讽的低语,“鸠占鹊巢的东西。”

明摇芳惊得睁大了眼睛,清澈见底的眼睛里蓄着恐慌,他看着谢渊,脸上写满了无助。谢渊离得很近,冰凉气息拂过,明摇芳听见他说:“还我母亲命来。”

明摇芳一颤,几乎要落下泪来。

将军夫人是

“疏疏。”

明摇芳抬头,看见明鸿麟提着灯笼,款款而来。

郎目高鼻,龙驹凤雏。

衣摆掀起的风都带着温和的弧度。望过来的眼眸中含着独属于明摇芳的喜爱。

明摇芳一直忍着没哭,不想让人觉得自己软弱。此刻看见他,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坚强瞬间瓦解成一滩烂泥。鼻子发涨,喉咙也很痛,眼眶里盈满了泪水。

“大哥”语气里充满了委屈,尾调如波浪般颤动。原本清亮的少年音带着一丝沙哑,宛如独自在野外流浪的柔软幼崽,叫声里满是惶恐不安。

泪水打湿瑰丽明艳的脸,鼻子眼尾鲜红。小巧润泽的唇发出低低的泣音:“呜”

这简直就是用刀在割明鸿麟心口上的肉。

明鸿麟运气,脚下生风,瞬间便将其他人远远地抛在身后。

看着他来,明摇芳哭声都大了一些。明鸿麟手臂一张,将明摇芳完全拢在了自己怀里。顺着他的头发不断抚摸,慌乱安抚:

“怎、怎么哭了?疏疏。别哭,好疏疏,别哭。”

明摇芳把头埋在大哥宽厚的怀里,像是终于找到了归宿的小动物,不断地用湿漉漉的脸去蹭他,唇腔里发出的哭声越发委屈。他拽着男人两侧的衣服,抽噎着,“不在、不在这。”

有人看着他哭,让明摇芳丢脸又不自在。

明鸿麟去摸他的耳朵,沿着轮廓细细摩挲,“好,不在这,不在这。哥哥带疏疏回哥哥的院子好不好?”

明摇芳抬头,一张小脸上全是水,漆黑睫毛黏成一缕缕的,扇动间似乌雀扑朔的翅羽。他含着眼泪问:“有人吗?哥哥的院子有人吗?”

明鸿麟当然知道自家弟弟是不好意思,连忙道:“没人。哥哥好久没回去住了,那里的人都撤了。”

明摇芳呜咽着,脸还埋在他的怀里,声音模糊,“那、去哥哥、那里,呜”

明鸿麟双手穿过他的腋下,环着弟弟细瘦的、单手可握的腰将他横抱了起来,结实有力的手臂托着幼弟弯曲的膝盖窝。

攀着大哥肩膀,探头一看,那些被大哥甩在身后的人已经赶过来了,他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多远。明摇芳甚至还和人对上了视线。那人露出了个讨好的笑容。

明摇芳臊得面红耳赤。眼泪流得更凶了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[简体版]
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
新书推荐: 【代号鸢】铁锅乱炖 激情性爱配对综艺 赫利俄斯的耻辱 普信直男破防日常 把消失十二年的男友抓回来好好疼爱 妄想少年·从0开始的冒险生活 【女攻双性】夫奴的自我修养(GB/SP/NP) 入骨(4p) 和两个爸爸偷情的笨蛋美人 断骨